導航

導航

選擇字號:

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文化

時間:2016-11-08 ┊ 欄目:學術名著 瑞士 雅各布·布克哈 ┊ 點擊:

 本書的書名標志它本身是一篇在最嚴格意義上的論文。作者本人深知自己是以如何有限的才能來從事一項如此艱巨的工作的。而且即使作者本人對自己的研究成果有較大的信心,也還不能因此就敢保證它們能得到識者的贊許。事實上,任何一個文化的輪廓,在不同人的眼里看來都可能是一幅不同的圖景,而在討論到我們自己的文化之母,也就是直到今天仍對我們有影響的這個文化時,作者和讀者就更不可避免地要隨時受個人意見和個人感情的影響了。在我們不揣冒昧走上的這個汪洋大海上,可能的途徑和方向很多。本書所用的許多研究材料,在別人手里,不僅很可能得到完全不同的處理和應用,而且也很可能得出截然不同的結論。的確,這個題目是如此地重要,甚至現在仍有必要對它做新的探討,并且可以從各種不同的角度來進行有利的研究。與此同時,只要人們能耐心地傾聽我們的意見并對本書作一個全面理解和評價,我們就很滿足了。寫文化史的一個最嚴重的困難就是為了無論如何要使人理解而必須把偉大的知識發展過程分成許多單一的,和往往近似武斷的范疇。我們以前曾有意寫一部關于《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的專著來彌補本書的缺陷,但這個意圖我們僅僅能夠實現一部分。

  歷代教皇與霍亨斯陶棻王朝之間的斗爭使得意大利的政治情況截然不同于西方的其他國家。在法蘭西、西班牙和英格蘭,封建制度因為非常有組織,所以在解體時,就自然而然地轉化成為一個統一的君主國家;在德意志,封建制度至少在表面上有助于維持帝國的統一;而在意大利此時則幾乎已完全擺脫了封建制度。十四世紀的皇帝們,即使是在最得志的時候,人們也不再承認和尊敬他們是封建君主而只是把他們看作是既存諸勢力的可能的領袖和支柱;同時,教皇政權及其傀儡與同盟,雖然有充分力量阻礙國家未來的統一,然而它本身卻沒有足夠的力量來完成這種統一。在這二者之間,有許多政治單位——共和國和專制君主國,其中一部分歷史較久,一部分是新興的,而它們都只是依靠著它們的實力來維持自己的存在。在它們身上,我們第一次發見了近代歐洲的政治精神,這種精神就是隨心所欲,常常表現出肆無忌憚的利己主義的最惡劣的面貌,踐踏每一種權利和摧殘一個比較健康的文化的每一個萌芽。但是;無論哪里只要這種邪惡的傾向得到了克服或者以任何方式得到了補救,歷史上就出現了一個新的事實——出現了經過深思熟慮、老謀深算的國家、作為一種藝術工作的國家。這種新的國家生活以千變萬化的形式在共和國家和君主專制的國家里邊表現了出來,并決定了這些國家的內部組織和外交政策。以下我們僅就暴君專制國家所體現的那種更為完全和更為明確的國家類型來加以考察。


上一篇:哈維爾文集
下一篇:系統哲學引論
二十选五走势图黑龙江